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

被查处的公安分局竟然处理请求人给习主席的责令请求


发件人: chaosheng shi
发送时间: 2019101 21:31
收件人:  上海市公安局“110”信箱;苏州园区检察院

主题: 园区公安分局信访处理意见违法违规并不可接受

上海市公安局局, 苏州检察院院长,园区检察院院长,


今天接到园区公安分局信访处理意见书,见附件。 甜酸苦辣,溢于言表。几点意见如下:

1.  信访处理意见书提到“我局已将有关情况和法律规定沟通告知于你”,现郑重声明:我从未接受过园区分局对我信访的有关情况内容做过任何书面或口头交流沟通,也未接到过任何有关通知。相反,在园区分局第二次做出极其错误的“维持不予立案决定之前”,(见下面邮件)我于2019-7-7 通过上海公安机关知会园区分局“如果园区分局仍要按原意图很快做出最终不予立案,在此之前,我强烈建议和园区分局办案人员再次见面,弄清事实再做决定,以避免大的失误以及由此带来的不良影响。

2.   园区分局在之后1个月的期间内故意不与我沟通交流,而是在已经确认新鸿基关键犯罪事实(112 vs 612; 新鸿基使用伪造的自己公司抬头的材料证书向穆格发货)情况下悍然决定不予立案。欲以掩盖之前故意泄露案件材料,串通,包庇犯罪嫌人,怂恿其诬告侵权违法乱纪等情形,现又称“我局已将有关情况和法律规定沟通告知于你”,纯系颠倒黑白,不可接受。

3.  信访处理意见书联系人为廖警官,不知是不是案件主办廖警官。我多次见面交流的园区分局治安大队廖(大队长)警官在201974日上海见面时,当着上海公安的面说,“新鸿基假冒伪劣不是犯罪”,这难道是园区分局想要告知的法律规定吗?”。

4.  所谓信访,包括但不限于:

l  2019630我向江苏公安厅刘旸厅长提出举报投诉,请求查处园区分局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的违法乱纪行为及重新指定办案。。

l  201972我通过国家信访局给习主席写信紧急请求批示督办。至今未有回复。

l  201975日依照中纪委,国家监察委有关规定,检举揭发苏州园区公安分局假办案,办假案,故意泄露尚在侦办的特大涉外案件材料,充当保护伞违法乱纪问题201985日紧急请求中央政法委查处并重新指定办案


5.  2019816日我接到园区公安分局一位女警官的来电,: 园区分局在处理我给习主席的请求责令书。根据国家信访条列 第四十四条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本条例规定,将信访人的检举、揭发材料或者有关情况透露、转给被检举、揭发的人员或者单位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我给习主席的请求责令书属于检举,揭发,举报。责令请求是给习主席本人的,中办绝对不会直接将请求转给被举报单位园区分局的,由被查处对象处理给国家主席的责令请求严重违法法律法规和程序。
6.  现在信访被检举单位给我出具信访处理意见书,与法有违,与理不合,与党和习主席大力号召的全面依法治国的精神背道而驰。意见书的出笼,突显了园区分局上级及园区分局本身行政治理能力的薄弱。
7.  然而,鉴于园区分局及廖大队本人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做出的大量有效的工作,虽有不懂国际法律和航空有关专业要求的实际情况。如果检察机关责令立案或依法举行公开审理和公开听证,我将撤回对园区分局的所有控告及有关自媒体内容。
8.  信访涉及的是重大复杂的涉外案件,国际组织和媒体一直深为关注。
9.  希望苏州检察机关在我89日提出的控告和立案监督请求审查中对以上意见予以重视。
盼复
石朝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